登錄卅思云 丨沒有賬號?點擊注冊!

互聯網公司注意!手機廠商要聯合來搶飯碗了

  全球技術分析公司Canalys曾發布報告稱,2017年中國智能手機出貨量達4.59億部,同比下滑4%,系歷史上首次手機出貨量出現下滑的情況。中國智能手機高速增長四五年,如今終于遇到了發展瓶頸。

  中國市場的智能手機增速放緩,這是必然的趨勢,以諾基亞為代表的實體按鍵換機潮基本結束。工信部發布的《2017年通信業統計公報》顯示,2017年全國移動電話總數達14.2億戶,移動電話用戶普及率達102.5部/百人,全國已有16省市的移動電話普及率超過100部/百人,4G用戶總數達到9.97億戶。也就是說,手機在多個省市已經是人手一部。

  面對手機市場飽和的困境,華為、小米、OPPO、魅族、聯想、努比亞、中興、金立等國產機廠商想到了兩條路。一是“出?!?,向印度、泰國、歐洲等地區前進,IDC的數據顯示,2017年中國手機廠商在印度的市場份額達53%,排名前五的廠商分別是三星、小米、vivo、聯想、OPPO,有四家廠商都是中國的。

  另外一條路,則是學習蘋果,向軟件市場出發。蘋果財報顯示,2017年來自服務的營收為(包括Apple Pay、Apple Music、App Store等)312.79億美元,占總收入的13.1%,并且2017年下半年兩個季度來自服務的營收均超過80億美元。軟件應用的營收,在蘋果的占比越來越高。所以,即使iPhone在出貨量方面不足,軟件層面的營收也讓其他手機廠商望塵莫及。而國產機廠商也是看中了互聯網營收這塊“大蛋糕”。

  手機廠商聯推快應用,旨在自建游戲規則

  3月20日,華為、小米、vivo、OPPO、魅族、聯想、努比亞、中興、金立等十家廠商聯合宣布發起快應用標準,用戶無需下載安裝,即點即用,還能享受原生應用的性能體驗,快應用的對標對象就是微信小程序以及早前的百度輕應用。

  手機廠商聯合推出快應用的目的很明確,就是要自建游戲規則,建立一個龐大的行業標準體系,以此來和微信小程序對抗,一旦手機廠商的游戲規則順利,手機廠商向互聯網相關業務滲透問題就得到了解決。

  通過建立快應用標準,手機廠商能夠獲得的優勢有:

  1)既做“球員”,也做“裁判”。PC時代有一套“入口論”,操作系統、瀏覽器、搜索引擎都曾是入口的一份子。移動互聯網徹底破碎了“入口論”的觀點,但這并不妨礙各大互聯網公司都在試圖建立自己的游戲規則,其他互聯網公司都得在這套游戲規則下生存,這樣,自己就有了先發優勢,不僅能做“球員”,還能做“裁判”,更大程度上為自己公司獲取利益。如今推出快應用標準,就有機會自己同時身兼“球員”和“裁判”的角色。

  2)徹底繞過互聯網巨頭們的“觸角”。當下的互聯網創業環境,一定繞不過阿里、百度、騰訊、今日頭條等互聯網巨頭構筑的“觸角”,要么,在流量上受到掣肘,要么在用戶層受到掣肘,要么在廣告層受到掣肘,總有一條“觸角”,是創業公司必定會遇到的。

  手機廠商聯合推出快應用,則徹底繞過了互聯網巨頭們的“觸角”,一不需要互聯網公司給流量,二不需要向互聯網公司購買巨額廣告位,三不需要互聯網公司的底層ID。

  手機廠商多年來已經積累了大量用戶,每一部新手機的賣出,就意味著手機廠商也因此而獲得了一位新用戶。綜合IDC的數據顯示,華為手機(包含榮耀)2013——2017年期間在中國市場的累計出貨量為2.7156億部,小米手機2013——2017年期間在中國市場的累計出貨量為1.7665億部,OPPO手機2013——2017年期間在中國市場的累計出貨量為超2億部,vivo手機手機2013——2017年期間在中國市場的累計出貨量近2億部。

  即使直面互聯網公司,手機廠商也已經有了足夠的底氣來與之競爭,并且,手機廠商還隱隱然占據上風,因為其直接占據控制權的最底層。并且,這次手機廠商是以聯盟的形式存在,共有9家手機廠商聯合發起,并非某一家手機廠商單獨發起的。聯盟的效果,一定程度上拓展了游戲規則的維度,即使強大如微信,對此也毫無辦法,其他的互聯網公司,也只能敬而遠之。

  3)有了游戲規則,手機廠商就有角逐互聯網市場的機會。手機廠商在互聯網層面的盈利點主要有三個版塊,應用商店、游戲、廣告?;嫉氖菹允?,截止2017年12月,華為應用市場累計下載量超過1200億次,單日最高下載量5.1億次,聚集了35萬的開發者,月活躍用戶達1.6億。小米公布的數據顯示,截止2018年1月,小米應用商店累計分發量突破1200億。

  游戲方面,小米在2015年9月份組建了小米互娛,發力游戲和影視業務。小米互娛在2017年首次亮相CJ大會,并且帶來了《小米超神》、《小米槍戰》、《小米賽車》三款自研手游。小米互娛副總經理程駿曾透露稱,小米游戲渠道的DAU(日活)是1000萬+,MAU(月活)4800萬+,小米每年與開發者的分賬在3億美金以上。vivo和OPPO也都有游戲中心應用。

  廣告方面,小米在2016年5月2日推出了小米官方營銷平臺,提供應用分發、效果推廣、品牌傳播三個方面的解決方案,其中廣告載體主要包括小米應用商店、小米瀏覽器、小米電視、小米盒子、小米手機自帶的新聞資訊APP、小米主題、小米周邊的廣告生態體系。2017年3月,小米推出了程序化廣告交易平臺“MAX(Mi Ad eXchange)”。

  建立起快應用這個游戲規則之后,手機廠商就有機會再應用商店、游戲、廣告這三個方面賺更多的錢,角逐互聯網市場。

  有了足夠的積累之后,手機廠商已經不滿足于依靠硬件掙錢,應用軟件市場,其也舍不得放棄,一旦快應用的游戲規則成熟,手機廠商在應用軟件市場會愈發得心應手。

  手機廠商與互聯網公司早有爭端

  據郭靜的互聯網圈了解,華為、小米、OPPO等手機廠商與互聯網公司的爭端早就存在,主要表現在應用商店方面。

  2015年1月,豌豆莢發公開信稱百度手機助手屏蔽了豌豆莢,直到現在,雙方仍處于互相屏蔽之中。除豌豆莢與百度手機助手外,360手機助手、應用寶、PP助手這幾大第三方安卓系應用商店的競爭也非常激烈,為了爭奪行業第一的地位斗爭的非常厲害。

  面對第三方應用商店的斗爭,手機廠商就比較開心了,通過百度手機助手、360手機助手、應用寶、PP助手+豌豆莢這幾大平臺的競爭,手機廠商大力發展自帶的應用商店,并且,針對百度手機助手、360手機助手、應用寶、PP助手+豌豆莢做出了明確的斗爭策略:

  第一,手機廠商自帶應用商店里搜不到第三方應用商店。搜幾大頭部的應用商店,結果里只會出現手機廠商自己的應用商店;

  第二,不給第三方應用商店里軟件WiFi環境下自動更新權限。用戶在百度手機助手、360手機助手、應用寶、PP助手、豌豆莢這些應用商店里的應用更新,無法直接通過后臺自動更新,只能手動,而安卓app的更新速度非???,動輒就是十來個應用更新,不自動更新的話,非常不方便;

  第三,對第三方應用商店下載的應用進行安全檢測。當用戶在第三方應用商店下載應用后,系統會對該應用進行檢測,比如,“該應用安裝來源未告知應用是否符合《XX安全審查標準》”,應用商店難道沒有自己的審核標準嗎?肯定有,可是到了手機廠商這兒,又得來一套手機廠商指定的規則,并美其名曰安全檢測。

  第四,對第三方應用商店下載的應用進行“官方攔截”。即,當用戶在第三方應用下載應用后,系統會提示,該應用建議在官方應用商店下載。

  第三方應用商店在這邊斗的“你死我活”,卻便宜了華為應用市場、小米應用商店們,手機廠商并未大肆公開這種競爭策略,也沒有建立統一的“驅逐”標準,一切都是在緘默中進行的。

  繼應用商店之后,手機廠商們這次實打實地打算從互聯網公司口中“奪食”了,聯合建立快應用標準,再搞一套游戲規則,而在這套游戲規則之下,波及的互聯網公司頗多,不僅是騰訊,也許,靠廣告、游戲盈利的公司,都會有所波及。

  互聯網公司是繼續各玩各的,還是會聯合一起來與手機廠商競爭呢?目測,前者出現的概率會比較高,互聯網公司之間的割據現象非常嚴重,要想和友商聚合起來“搞大事”,幾無可能。

  當然,手機廠商的快應用要想真正做起來,也不容易,既要搞定開發者,還得搞定用戶,然后還得砸錢推用戶習慣,多家聯盟的情況下,要做到全部一心也是難,特別是“分蛋糕”的時候容易分不均勻,分不均勻的話,很有可能就要散伙了。

  跨界不容易,而向互聯網業務遷移,是手機廠商必須的必。
  該文章來源飛象網,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。

  • 卅思云客服1

   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
  • 卅思云客服2

   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